股票配资死灰复燃 金股在线加杠杆与荐股“一条

2019-04-12 16:52 炒股配资

  近期,伴随A股回暖,各路资金开始积极入市。一方面,场内资金在近期呈现加杠杆趋势。自8月25日起,两融余额从9274.45亿元开始节节攀升,9月11日,两融余额突破9700亿元, 9月13日,两融余额又上9800亿元。

  另一方面,销声匿迹了2年多的民间股票配资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苗头。投资者王先生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反映,近日他接到了一家名为金股在线的配资平台的推销电话,询问其是否需要股票配资服务。抱着好奇的心态,王先生与对方互加了微信进行了一番咨询后了解到,在该平台上配资,可根据投资者的本金配3倍到10倍的资金,上限为500万元本金。据推销人员小李表示,目前在金股在线平台上配资的用户超过万户。

  “现在的配资平台跟之前那些配资平台好像有些不一样”,王先生说道,前两年在股票配资最火爆的时候也接过不少配资公司的电话,“加了微信之后,这个小李还每天给我推荐股票,还会发他给别人推荐某只股票的截图给我,而该股第二日就涨停了,看起来似乎还挺靠谱。”

  真的靠谱吗?实际上,在2015年7月12日,证监会就正式发布《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》,对违法配资予以清理整顿。“如金股在线这类股票配资平台实际是游离于法律是监管的灰色地带”,有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对配资人而言,杠杆比例的加大也让其承受的风险随之加大。而且,之前也有过很多配资骗局,稍有不慎投资者很可能本金尽失。”

  平台管理费费率超24%

  配资的同时还推荐股票

  目前,金股在线平台上有三种配资方式,分别为按天配资、按月配资,以及免息配资。按天配资和按月配资均为200元起配,3倍-10倍杠杆,最高本金为500万元。前者期限为2天-20天,后者则为1个月-3个月。在平台收取的管理费方面,按天配资,200元的最低额、3倍杠杆,总配资资金为800元(申请资金+投资本金,后同),管理费为1.08元×2天(非交易日不收取,后同),共计应支付202.16元(准备资金=投资本金+日管理×天数);5000万元最高额、10倍杠杆,总配资资金为55000000元,管理费为135000元×2天。按月配资,200元的最低额、3倍杠杆,月利率为2%,总配资资金为800元,管理费为12元×1月,共计应支付212元(准备资金=投资本金+月管理费×月数,后同);500万元最高额、10倍杠杆,月利率3%,总配资金额为55000000元,管理费为1500000×1月,共计应支付6500000元。

  免息配资为平台的首次配资用户专享,注册后即可以领取平台发放的2000元,用户需要交100元保证金(结束时如无亏损全额返还,如亏算则扣除亏损剩余返还),而免费配资资金仅限使用3个交易日,第3个交易日只能卖出不能买入。

  从按月配资收取的管理费来看,最低为2%、最高为3%,且期限有限定,乍看之下并不算高。但是,按照年利率来最低就已达24%、最高则达36%。按照业内的说法——股票配资的属性为民间借贷来看的话,这一利率标准明显违反央行对民间借款合法利率不得超过银行利率4倍的规定。

  此外,值得关注的是,王先生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自从加了小李的微信后,对方每天都会给他推荐股票。“一般就会发’证券代码+公司名称’,然后加上一句仅供参考。有时候是上午发,有时候是下午发,但这些天一直没有断过。”根据王先生提供的联系方式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以股民身份与前述金股在线的推销人员小李取得了联系。再加上微信后的第二日,小李就在微信上给本报记者发了一张截图,图片中是他向另外一个人发送的荐股信息,信息格式与王先生所述一致。

  于是,本报记者向其询问推荐的股票是如何判断的。对此,他说道,“在我们配资平台上有一些特别牛的客户,配资炒股赚钱的成功率达到80%以上,有时候是推荐他们买的股票”。记者进一步问他,平台本身是否会对股票进行分析,他回答,“公司有分析部,配资金额达到30万元以上的配资用户可以得到分析部老师的指导操作,这些老师部分是从华尔街高薪聘请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本报记者采访后的9月13日,金股在线发布了一则声明,“本平台不提供任何个股推荐、大盘分析等证券投资咨询服务、不参与任何的投资收益分成,也不参与客户的任何买卖操作……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”

  经营信息现异常

  网站安全认证图标系伪造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注册金股在线后并没有进行配资,小李似乎有些按捺不住了。次日晚间,小李给记者打电话询问还没有配资是否有什么顾虑,如果有疑问他都可以解答,并强调公司绝对保证资金安全,公司成立已经十几年了,配出去的资金超过20亿元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股票配资_专业正规安全股票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整理发布,如有侵权站长请联系删除链接: http://www.aiyom.com/a/chaogupeizi/2019/0412/83.html